普门品常识网
普门品常识网
入门须知 佛学常识 在家修行 佛与人生 佛化家庭
主页/ 入门知识/ 文章正文

祈竹仁波切:六道轮回之苦

导读:祈竹仁波切:六道轮回之苦 六道轮回之苦 祈竹仁波切讲述人道、阿修罗道、天道三善道之苦 人道 要生在人间并不容易,必须在前生多作布施及严持善业。 人间的受生方式是胎生。有因缘受生人间的中阴身,具...
祈竹仁波切:六道轮回之苦

六道轮回之苦

祈竹仁波切讲述

人道、阿修罗道、天道三善道之苦

人道

要生在人间并不容易,必须在前生多作布施及严持善业。

人间的受生方式是胎生。有因缘受生人间的中阴身,具有人形的身相。中阴身在业力成熟时,便遇上其下生父母交合的情景,心识便投于父母精血之中结胎。如果胎儿与父母间的因缘较属和谐的因缘,两代便会相处愉快,甚至在母胎中时,胎儿也不会令母亲感到太大的痛苦。如果双方因缘并不协调和谐,则怀胎时痛苦不堪,孩子出生后也只会令家庭不和谐。因此,西藏人便习惯把不肖子女骂作“来讨债的”!

人间可以分为四大部洲,我们身处的地方是南瞻部洲。其它三个大部洲的人,寿命比较固定,而南瞻部洲的人寿则并不一定,有甫出生便死去的,也有寿逾百岁的。我们大家都常会听到友人中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例子,也常常会听到小孩夭折的例证,可见在我们的世界中人命不定,生死无常。即使我们自己,也不可能预知死期,甚至不可能保证下一分钟我们是否尚在人间!但人是很懂得自欺的,我们一方面知道死期不定,另一方面却永不认为自己今天就可能死去!我们在心中总会以为自己不会死,或者起码相信自己不会在近期内死去,这一种自我安慰是十分愚昧的!衲有不少年纪大的徒弟。年届七、八十的他们常常向衲说:“待我再多做几年生意,把手上的事办完了,我便会好好地认真修行!”但世俗上的事岂是能做完的呢!人寿又岂是我们能预计的呢!结果是,他们往往都未能好好地修行,最后往往由衲来为他们修法,修的却是超度法!

人间的苦有很多,但可把它们归纳为八苦。

生苦——从一受孕开始,受生的生命便感到各种痛苦。这些痛苦衲在前面说及投生过程时,已概略地描述,在此就不多谈了。

老苦——我们不要以为在年过六十以后,才会感到年老的痛苦。事实上,我们自出娘胎,这种经历便可说是开始了。在逐渐衰老的过程中,我们智力渐渐衰退,记忆力也日渐减弱,肉身的体能及功能之衰退更加不用说了。

病苦——人的一生,不但要遇上多次大大小小的生理病患,更有各种心理上及情绪上的问题。在座的大多是年青人,有可能并未经历过什么大病,但如果往医院中走一趟,便能亲眼见到疾病带来之大苦。这种痛苦,有时更严重至令人生无可恋。

死苦——在死时,我们不但承受极大的痛楚,更要被迫与亲友及财产分离,心中的恐惧不安是令人难以想象的!

爱别离苦——在一生中,我们要经历无数生离死别,往往不能与自己喜爱的人事长期在一起。

怨憎会苦——这是指无奈地不断遇上自己不喜欢的人和事,例如遇上被盗劫、被伤害或要与自己不喜欢的人共事等等。

求不得苦——人世间的痛苦之一,便是永远不能满足。有些人以为财主及名人便是最快乐的,但由新闻中我们可读到富豪、明星及名人自杀的消息,可见他们也往往不能得到真正的满足。当我们想得到某些事物时,我们会被欲望所折磨。在得不到它们时,我们会很不快乐。即使我们得到了它们,仍然不感满足,还会欲求更多的“好东西”,而且还要千方百计守护自己的财产,或者更会因失去它们而痛不欲生。

五取蕴苦——因为我们被迫得到了这个五蕴肉身,就自然会遭遇世上的诸种苦楚,无从脱身。

阿修罗道

这一道中的众生福报极大,寿命又极长,与天界众生分别不太大,所以阿修罗道亦称为“非天”。阿修罗世界与天界中的部份相连,而且阿修罗众生也常会与天界中的某些有情争战。由于这一道与天道相通及两道的近似,在有些版本中的生死之轮图,把天道与阿修罗道合绘为一格,所以六道共只有五格图画描述。在另一些版本中,天道与阿修罗道则分为两格绘画,但两格间有相连互通的部份,以表达这两界的众生互有沟通。

什么有情才会投生于阿修罗道中呢?生于此道中的众生,通常是有当生于天界的福报及善业力,但瞋恨及妒忌心强者。这些众生虽有极大的善业力,却因其瞋恨之习气,便不能生于天界,而生为阿修罗这一种似天而非天的生命形式。

阿修罗道中,有一棵如意果树,树身在阿修罗道世界,树顶却延伸至天界之中。三十三天的有情,可以尽情享用这树所结的果实,但阿修罗众生却无法享受果实,所以便十分妒忌。阿修罗本来就是妒心及瞋心极强的有情。他们不甘天界众生坐享其成,所以便会常常尝试以斧头砍断如意树,以令大家都没好处。但天界的众生只需由上洒下一种甘露,树便会马上重活过来,这只令阿修罗更加生气和妒忌。同时,天道中的有情,常对阿修罗世界中的女色垂涎,时常抢夺阿修罗女。为着这些原因,阿修罗便常常向天界宣战。大家可能以为两道之间争战的事端十分无聊,但反观我们人间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战争,何尝不是由极小的事端挑发起的呢!人类历史上,曾多次为了更小的事而发起大规模的战争,引致无数人的死亡。

在生死之轮图中,我们可以见到描述阿修罗道的一格,前面有一座宫殿,殿中有一个坐着的人物,这便是阿修罗王。在图中的顶端,可以见到如意树植根阿修罗界,结果却在延伸至天界的树顶。在树根,可见一个阿修罗持斧砍树。在树顶部份,可见云上有天界众生与众阿修罗正在开战。

阿修罗道中的有情众生由于好战,其族性特别擅长造各种兵器及大型战争武器。但在与天界开战时,阿修罗由于福报略逊于天道有情,所以往往战败连连,被打至遍体鳞伤、肢体断折而受到极大的痛苦。在地理环境上,阿修罗在战事中同样也吃亏。当阿修罗攻至三十三天时,天神只需关上天闸,阿修罗便无法攻入内。但当天界众生要追打阿修罗时,却可以下追至须弥山脚,甚至追入海底阿修罗世界中心,令阿修罗战士无所匿藏躲避。在体质上而言,阿修罗在与天界开战也永远是占劣势的。要令天界众生致命,必须把他们的颈椎打断,其它的小伤并不能令他们送命,但阿修罗众生却可能由身体任何一部份受伤而致死。

阿修罗的寿命长,享乐及福报俱大,而且智力也极高。但由于他们的妒忌及瞋恨心,他们并不感到幸福快乐。在作战时,他们更要面对于劣势中争战的恐惧及体验断肢受伤的痛苦。

天道

天界分为欲界、色界及无色界天。现在先说欲界天的情况。

要生于欲界天中,必须具有极大的善业力。欲界中的天道有情,全都是在莲花中化出的,并不经胎生或卵生。他们的身体自然放出大光明,堪比日月,所以天界并不需以日月来计时,而以天界中的莲花之一开一合为一天,此亦即人间的许多年了。如果以人间年来计算,欲界及色界天中的有情,寿命长达数劫。在这长时间内,他们不需工作,饮食随处可得,也不会遭遇病苦及老苦等。他们的大半生,每天都在嬉戏享乐,唯独是临死前或在与阿修罗开战时才会遇到痛苦。

由于欲界天中的众生享乐极大,他们的胸襟都比较广阔,没有什么忧苦或仇恨心。有趣的是,正由于他们缺乏争战心,在有必要抵抗阿修罗的进攻时,天界众生在出征前会先行到天界中一个称作“斗争洲”的地方,令自己生怒及培养情绪,否则便全无士气!

在生死之轮图的中圈,我们可见天界的一格中央有个宫殿,殿内坐着帝释天王,这便是天界中的三十三天的领袖。以佛教的角度来说,异教所供奉的天神,便是这位帝释天王及其它天道众生。由于他们只不过比我们能力及神通略大,却并非已脱生死及具备无上德性的圣众,正信的佛教徒并不皈依他们。

欲界天虽然享乐无穷,但由于这里面的有情难遇痛苦,所以也无从生起修行之心,难以因见苦而证悟四谛、出离心及菩提心等。因此,他们虽然有机会及智力修持,也可在天界听到佛法,但却少有认真修法者,而且难以生起证悟。

在佛陀的时代,有一个医师十分出名。这位医师是舍利弗尊者(注:即佛的大弟子之一)之徒。他的出名有两个原因:一是他的医术高明;第二是因为他对舍利弗尊者的恭敬为人赞颂称许。在他死后,舍利弗以神通察知他因善业而往生天上,便以神通往天界探望他。转生于天界的医师,虽然知道舍利弗是自己的前生恩师,却因天界的享乐太美妙,而只在见到恩师时,在忙于玩乐中略举一个指头致意而已,连停下来对恩师打个招呼也不愿。这个弟子在前生为人时,身份尊贵,出入都骑大象,但凡在路上遇到舍利弗时,他便会不顾仪态地连跌带滚,马上下象拜倒恩师脚前。这样恭敬的一位弟子,一旦到了天界,便马上被种种欲乐所迷住了,连师父也几乎不理会。由此可知,天界欲乐虽大,但却并不利于修持。如果由福报的角度来说,天界众生的福乐比人间大。但如以修持的角度而论,人间世界比天界更利于修行及利于生出证悟。

虽然欲界天有情的福乐极大,他们却也并非全无痛苦。在与阿修罗作战时,他们或会受伤。有时候,他们又会被更大的天神欺侮,或者因自己的荣华不及其它天界有情而感到自卑。此外,由于他们能知自己的前生及预见未来的一生,在临死前他们便经历很大的恐惧。在临死前的数百间年,他们的体光开始变暗,天衣会出现肮脏的污垢,身体发出臭味,甚至会坐立不安。天界的有情是有极度洁癖的。此时友人都会离弃体发臭味的临死者,留下他孤独地面对死亡。

由于天界的享乐很大,福报会被耗尽,天界众生的下一生通常会生在三恶道中。在有洁癖及享惯福乐的天界有情眼中,人间已是一个多苦多难的脏地方,何况畜牲道呢!大家可以想象,预见自己由六道高处将堕入最脏及最苦的地狱中,心理上如何能承受呢!在这种恐惧中,临死的欲界天有情要孤独地承受数百年,直至其命终方止。

生于色界及无色界中的有情,福乐比欲界更大,但他们仍有痛苦。总之,即便生于天界的最高处,我们仍不可能完全避免受苦。

畜生道、饿鬼道、地狱道三恶道之苦

畜生道

畜生分为许多种,有卵生的、湿生的及胎生的出生方式。有些畜生散居于天上、地面、地底及水中,有的住在我们能见到的地方,有的则住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它们的寿命,有短至一日夜者,亦有长至经劫者。大的畜生可以大至如山峰一般,小的则小至肉眼不可能看得。它们的出生方式亦不一致,胎生的、卵生的、湿生及化生的都有。

我们平时提及畜生,便马上会联想到牛、马等人间陆上可见的生物。其实陆上可见之畜生数目,远不及水中的生物为多。在海底、日月光不可及之黑暗深处,才是畜生道有情密集地聚居的地方。畜生道的众生,并不止于我们所知道的品种,还包括了许多许多目前我们的科学未知的及我们从未见过的种类。畜生的特点是愚痴。刚才衲也说及,饿鬼痛苦虽比畜生为重,但它们却能明白佛法。畜生中虽也有某几种略有较高智力,但普遍来说它们愚痴及无太精密的思考能力。所以,它们几乎不可能作任何善业。

此外,畜生还要承受野外或其它居处的寒热、长期不够食物及在大自然中互相噉杀等等。不单大的畜生会捕吃小的生物,有些小的动物也会穿透大型生物的身躯,钻入它们体内,令其受苦不堪。在大自然中的生物,要逃避其它生物的威胁,连少许的安全感也不易得到,长期活在恐慌之中。被人类畜养的动物,则被穿鼻、烙印、鞭打及劳役,同时也会被宰杀为食。我们虽然无法思量畜生道众生的数目,但佛经中有云,如果把人类数目比作指甲上的灰尘,畜生的总数则好比大地土;如果把畜生总数比作指甲上之尘,则饿鬼数量多如大地土;如果把饿鬼众多的数量比作指上尘,地狱中的众生又好比大地土。所以,我们由此可知要生为三善道中的生命,是极为稀有的。一旦堕入三恶道之中,不知何年何月方能再度为人。

如果我们多对畜生之苦作观察,便易于在心中发展出对众生的慈心及悲心。有些佛经中教导我们不要吃畜生的血肉,有些经则开许我们吃三净肉,这其间似有矛盾但却并非真有矛盾,这只是佛陀对不同根器的人所作之不同开示。吃素的目的,是为了让我们易于培养出悲心。有些佛教徒,自以为食素便是断绝了任何形式的杀生,其实不然。在种田的时候,农夫即使不使用杀虫药,也免不了在翻土时害及无数的小虫。所以,即使是食素的人,也并非就完全断绝了间接的杀生。我们日常生活中之衣、食、住、行,都依靠别的生命来成就,所以我们欠有情众生实在太多了。作为佛教徒,我们应常常念及畜生及其它有情,对众生生起真正的慈悲,这才是佛法的精神。否则单单食素,对众生的帮助不大,所以其意义亦不大。

饿鬼道

生于饿鬼道中的业因,包括了悭吝不肯布施助人、偷盗三宝财物取来私用及见人有难而不肯施助等等不善。曾作此类业因的人,不单会生为饿鬼,且在业力尽后再次生为人时,亦会遇上贫困、被盗等倒霉的遭遇。

饿鬼的寿量不定,有些甚至可以长达几万人间年。如果以痛苦的角度来说,饿鬼所受的苦比畜生道众生为大。以愚痴的角度来说,则畜生远比饿鬼的智力为低下。饿鬼道的众生,智力足以了解佛法,不似畜生般愚痴。

前述之地狱及地狱道众生,除了佛陀等圣众可以见到外,我们凡夫若非身堕其道中便不会看到。但饿鬼道的有情众生,则偶尔也会在人间世界走动,凡夫的眼睛也可能见到它们。它们并不像地狱道众生般聚居,而是分散各地而住的。有时候,我们或会听到人说在田野中遇到口喷火光的鬼物,这些便是偶尔在人间走动觅食的饿鬼。

饿鬼道的众生是胎生的,而且每胎便会生下几百个小鬼婴。我们佛教僧人有一条戒,要在每次吃饭时留下一口食物、诵咒及作手印加持,再把它布施给饿鬼,这传统是有历史典故的:在佛陀住世时,有一个饿鬼母神通很大,它为了养活几百个子女,便在人间为患,专杀害人间的婴孩。佛陀把它的鬼子全部以神通带走了,藏在佛的食砵中。饿鬼母发现孩子不见了,便以神通上天下地的找,都无法找到自己孩子的踪影,最后只好来向佛陀求救。佛陀向它说:“你的孩子都被我以神通藏了在砵中!现在你也感到了天下母亲对孩子的关切。你天天杀害人间的婴孩,难道你不知道受害小孩的母亲之痛苦吗?如果你发誓永不再杀害人间的婴孩,我便把你的小孩放出来!”鬼子母答:“我是以杀害婴孩为食的。如果我不杀害他们,我的孩子吃甚么活命呢?”佛陀答:“好!只要你发誓永不加害婴孩,我的僧众便从此每天施食予你们!”自此,佛陀的僧团便有了每次用餐时施食予饿鬼的传统。由此典故可知,饿鬼道中的众生不单自己难得饮食,而且每胎便有几百个小孩出生,令生活更见困难痛苦。

饿鬼虽然有不同种类,但它们大多却都承受着同样的冷、热、饥、渴、疲累不堪及被同类中较有威力者欺压等苦楚。在饿鬼道中,其中一些饿鬼颇有福德,累积不少财富,而且有神通力量可以帮助他人。也有一些有财有势的鬼王,喜欢欺压别的同类,甚至加害人类,就如我们人间的地方恶霸一般。其它普通的饿鬼,除了受饥渴所逼外,还要被这些同类中凶恶的鬼王欺侮,所以生活十分痛苦。

除了以上的共通痛苦外,各类饿鬼亦各有其类之痛苦。外障饿鬼因其业力终日寻不得食,或偶尔在饥渴中遇见有食物或食水时,一待走近时,便有幻化的士兵守卫着令其不得接近,以致受到极大的身心痛苦折磨。内障饿鬼的生理结构很奇怪,有的长有喉瘤,有的口部极小犹如针孔,令食物不能下咽,有的肚大如山,食甚么都不能满足,也有口中喷火的饿鬼,其口中的火令其不能进食。饮食障鬼因其业力,食品在它们的眼中会幻化为武器,一见食水,水便变为脓血或熔铜,令它们无法进食。

在佛法中,除了前述的每餐施食传统外,亦有多种施食予即饿鬼的法会。在法会中,修行者以咒力及佛力加持饮食品,令饿鬼得食满足。此外,有一种法门叫“水施法”,修行者自观为观音大士,以咒及手印加持清水,把清水变为可供充饥解渴的物质,以布施予饿鬼。这种法尤其能利及饮食障类的饿鬼,但即使如此,它们是否能得到救助,还取决于它们本身个别的业力。即使某些饿鬼能藉此得到水施,也非全因佛力及咒力,而是由于它们在过去生中至少未吝啬至连水也不舍得施舍之故。如果是在过去生中,连随处可得的清水也从不肯施舍予别人者,恐怕连水施法也不一定能为它们解决痛苦。

地狱道之苦

在六道之中,生于地狱道内所受的苦是最为可怕的了。地狱道其实细分为八大热地狱、八大寒地狱、近边地狱及孤独地狱四大部份。在上述的四类地狱中,除了孤独地狱外,其它地狱都是由受生地狱的众生之集体共同业力所创造的。有关地狱之描述,见于《俱舍论》及《地藏经》中。

各种地狱并非一个一个的小空间,而是各如整个人间国家般大的。生于地狱中的方式并非胎生,也不是由卵生,而是变化生出的。地狱道的众生寿量极长,其中以生于等活地狱的众生寿元最短,但这也有许多亿年。

甚么众生会生于地狱中呢?大凡造作如杀生等十恶业者,均有可能。粗略的说法是,最重恶业者感生地狱,中者生为饿鬼,轻者生为畜生。这只是极粗显的解释。要细致一点说的话,某些类别之恶业便会感生某一道,譬如说杀生者多感地狱果、吝啬不施助者感饿鬼道之果报。这些都是自然的因果定律,并非上天安排的惩罚。如果转生在地狱之中,我们能怪的只是自己。

热地狱有八个,分别为等活地狱、黑绳地狱、众合地狱、号叫地狱、大号叫地狱、烧熟地狱、极热地狱及无间地狱。

在等活地狱中,众生会取起兵刃武器互相杀害。在被砍杀后,这里的众生会倒下死去。这一种死亡,只是名言上的死亡,并非真正的生命终结,而是一种类似昏死的状态。它们会经历比人间死亡还可怕的类似死亡经历,尝遍死亡的痛苦及怖畏,最后它们的心识停于心间不动。因于它们的业力,在此时会有一阵清凉的风吹过来,天上传来声音说:“起来!”,它们便又活起来了,又再互相残杀。在每一天中,这个地狱中的众生便会经历多次的被杀、假死及重活,痛苦不堪!在这个地狱中受生的众生,大多因前生多杀生或以屠为业者。

在黑绳狱中,众生被强行按在烧热至火红的铁板上。因其业力故,它们会遇到狱卒以烧红的铁在它们身上烙上印痕,狱卒再依烙痕以大刀把它们的身体切割成一块一块。在被肢解时,它们的痛苦并不同人类被肢解时所受之苦。在人间,如果你的手被切了下来,你当然会感到断肢处痛楚不堪,但你不会同时感到断脱下来的手仍有其自己的痛楚。在地狱中,因为其中众生之业力,断下来的肢体部份各有自己的痛楚,所以众生被肢解时所感到的痛苦万倍于人间被肢解的情况。这一种大苦,并不因死亡而告终。众生会在重活后,再次被肢解受苦。在这况的生命,便是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地被每天重复肢解多次,直至业报耗尽方休。

众合地狱的受苦年期比黑绳地狱还要更长!这里的众生各依其所曾造之业,幻见不同形状的大山把它们压扁,然后它们又会重活过来,又再被压扁……直至业报耗尽方止。生于此地狱中的因,主要仍是杀业。此地狱中众生幻见大山的形状,便是它们过去作该次杀生时所用之凶器之形状,因为这些大山正是业力的幼化显现。举个例说:如果你曾以两个指头合起压死一只小蚂蚁,在这段杀生业因成熟而令你堕入众合地狱时,你便会幻见如指头般的山石重复把你压死。

号叫地狱的众生,寿命比众合地狱的更长,所以它们的受苦年期是十分长的。在此狱中,有多个铁皮房子,众生困于这些被烧至通红的铁屋中,不得出逃,但它们直至业报尽前,都不会死,只得痛苦承受这种不可想象的苦楚。

大号叫地狱与号叫地狱情况相似,但痛苦则倍于号叫地狱。

烧热地狱极为可怕。狱卒把此狱中之众生放在烧至红透的铁床上,以大铁针由下体贯穿其身,针尖由顶而出,有情众生的头部窍孔被烧得冒烟,痛苦不堪。

在极烧热地狱中,有情众生被丢入沸腾的熔铜锅中煮至皮开肉烂,又被捞出至皮肉重长,再被丢入锅中折磨。

无间地狱又称为“阿鼻地狱”。在西藏,“你活该堕入阿鼻地狱中!”是对人最毒、最严重及最凶的诅咒。在其它地狱中,众生所受之苦虽已是不可思量,但偶尔总也有稍为回一口气的机会。在此无间地狱中,有情众生的苦却是完全无间断的,所以它被称为“无间”。一般的人,即使作下不少不善业,也不会堕入此地狱中。受生于此地狱的众生,都是些曾作最重恶业的有情,例如杀害自己父母者。在此地狱中,烈火从八方及上下方向猛烈地喷来。如果从地狱的边沿向内看,烈火焚烧的猛厉会令你根本分不出火焰及火的众生身躯。在这个地狱中的众生寿命,长至要以“劫”这种时间量度来计算。

第二类的地狱是八大寒冷地狱。生于这些狱中的因缘是各种恶业,包括了偷别人的衣服、让别人冷死等等不善业。这八个地狱的名字是疱地狱、疱裂地狱、额哳咤地狱、赫赫婆地狱、虎虎婆地狱、裂如青莲地狱、裂如红莲地狱及裂如大红莲地狱。

在疱地狱中,有情处于冰天雪地中,没有火、太阳乃至月亮,周遭不见一丝光明。刺骨的寒风不断地狂吹,令其中众生体生冷疮,深受寒冷所折磨。

在疱裂地狱中,寒冷度更甚于疱地狱,有情身上的冷疮会冻至爆裂。鲜血由裂疱中滴出,但未滴至地面己变为冰粒,跌至地面时便碎裂四散。但由于业力,有情还会感到其每一滴血流出滴下而碎裂之痛苦,犹如血滴也是有知觉的一般。这个狱中众生之平均寿命,是疱地狱众生寿命的二十倍长度。

在额哳咤、赫赫婆及虎虎婆地狱中,有情众生冻至不能走动。它们的身躯被冻至像冰雕似的,动弹不得。如果从高空俯看这三个地狱,就似是由高空看万里无际的大雪原一样,而其内的有情众生则似是一颗一颗的闪烁钻石一般,在冰地上停驻不动,就这样地冻着僵立几百亿年之久。这三个地狱的命名,源出于有情众生被冻至不能动弹,只能在喉间发出的细微呻呤声。

裂如青莲地狱中的众生,身体冻至僵硬如死尸般,身体瘀青而裂开如莲花纹。

裂如红莲地狱及裂如大红莲地狱中的有情,身体更裂至皮开见肉,能见体内红色的肉。四分五裂的伤口,如红莲盛开一般。此三地狱之命名,源出于其中众生身上的冻裂伤痕。

经历近边地狱之苦的众生有两种。第一种是生于八大热地狱者,在业报快尽时,便有机会逃出八大热地狱,来到近边地狱中。第二种则因某种特定恶业成熟,而直接生于近边地狱去的。

近边地狱位于八大热地狱外圈,所以它才被称为“近边”。这个地狱由内至外分为四重,分别是煻煨坑、尸粪泥、利刃道及无极河。

煻煨坑外表上看似是个炭坑,但炭灰上层的底下全是烧红的炭。在这里的有情因为想逃跑,便被迫步越火炭,脚一踩下去便皮焦肉烂,但因其业力,在把脚拔出来的一刹,皮肉又会重新长回来。要步越这个炭坑,不知要走多少百年。即使穿越了煻煨坑,痛苦也未停止,因为面前的便是近边地狱的下一重 ——尸粪泥。

尸粪泥是一个令人作呕的粪坑,发出恶心的恶臭,而且内有咬人的虫。掉入这个坑的有情,只有头部暴露在泥面上。

利刃道中有以刀刃铺成的道路。在踩下去时,皮肉会被割烂,但在提脚时,又由于业力的原故,皮肉又会重长恢复。在走至树荫下时,树叶便会掉落下来,而每一片叶都是一把锋利无比的刀,宰割有情的皮肉。在有情众生倒下时,又有因其业力而幻化出的恶狗上前啖食它们。在走至铁刺林时,众生各依其业力,会幻听到树顶有亲友叫唤。在如被催眠般向上爬时,它们不见亲友,反而会有铁嘴鸟飞来啄食它们的双眼。

到最后走至无极河时,有情众生被迫跳入沸腾的灰水河中,不得出离。

第四类地狱是孤独地狱。前述的三类地狱都是众生的共同业力所产生的,但孤独地狱则为某一位众生的个别业或单只两、三位众生的共业所生,其地点并不固定,痛苦的形式亦无一致。有情众生因特殊之因缘而要独自在它们的个别地狱中经历痛苦之果报。

在人间的山、河、荒漠、海边乃至地底都有这些小型的个别地狱。我们偶然会听到一类奇闻,说有些人无意中打碎了一块石头,发现石中有蛤蟆模样的怪物被困在内,这便是孤独地狱的其中一种例证了。这些生物被困在石中不得动弹、饮食,或许达几十万年之久,其苦不堪想象。

佛经记载说,名列十八罗汉中的迦陀延尊者曾游历各地。在某一处荒地,尊者到了一所小屋中,见到有一个天女及三个被绑着的饿鬼。天女供奉了尊者后便外出,但在临出门前她说:“请尊者切勿喂食予三鬼!”天女走后,尊者因为悲心而忍不住不喂这三只饿鬼,便把食物布施予它们,怎知在吃下东西后,三鬼肚如火烧,痛苦不堪。在天女回来知道情况后,她便向尊者说明了原委。原来天女前生为一个善心的女人,曾供养圣者,但她的丈夫及两个孩子却十分不值,对圣人骂说:“但愿你吃下的供养在肚中烧起来!”女人向丈夫及小孩回骂:“你们这么说会有果报的!但愿我到时亲眼看着你们受苦!”为着这件事,女人及家人便造下了共同处于一个孤独地狱的因,女人因供养圣人而生为天女一般,丈夫及两孩子生为饿鬼一般,但四人却要无奈地活在一起,饿鬼要承受无饮食或在食时肚如火烧的痛苦,天女则要天天看着它们受苦,无从离开。像以上的孤独地狱典故,佛经中多不胜数,有兴趣的人可以参考《毗奈耶事教》等经典。

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

念佛成佛!

南无西方极乐世界大慈大悲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