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门品常识网
普门品常识网
净土十疑论白话浅译 释净土群疑论 阿弥陀经宗要 净土女居士往生 净土探究
主页/ 佛学问答类编/ 文章正文

前生500次回眸换得今生擦肩而过的故事

导读:前生500次回眸换得今生擦肩而过的故事 佛说:修百世方可同舟渡,修千世方能共枕眠。前生五百次的凝...

  前生500次回眸换得今生擦肩而过的故事 

  佛说:修百世方可同舟渡,修千世方能共枕眠。前生五百次的凝眸,换今生一次的擦肩。今生的一次邂逅,定然孕育前世太多甜蜜或痛苦的回忆。万发缘生,皆系缘分!偶然的相遇,蓦然回首,注定了彼此的一生,只为了眼光交会的刹那。你说:缘是山中高士晶莹雪,世外仙姝寂寞林。我说:缘是众里寻她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你说:缘是纵然两情相悦,仍难逃宿命之劫。我说:缘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缘是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窗前点滴到天明。缘是无尽的思念。而我,傲立于沙漠中静静的看着它缘起缘灭。    故事来源于:有个年轻美丽的女孩,出身豪门,家产丰厚,又多才多艺,日子过得很好。媒婆也快把她家的门槛给踩烂了,但她一直不想结婚,因为她觉得还没见到她真正想要嫁的那个男孩。    直到有一天,她去一个庙会散心,于万千拥挤的人群中,看见了一个年轻的男人,不用多说什么,反正女孩觉得那个男人就是她苦苦等待的结果了。

可惜,庙会太挤了,她无法走到那个男人的身边,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男人消失在人群中。    后来的两年里,女孩四处去寻找那个男人,但这人就像蒸发了一样,无影无踪……    女孩每天都向佛祖祈祷,希望能再见到那个男人。    她的诚心打动了佛祖,佛祖显灵了。    佛说:“你想再看到那个男人吗?”    女孩:“是的!我只想再看他一眼!”    佛说:“你要放弃你现在的一切,包括爱你的家人和幸福的生活。”    女孩:“我能放弃!”    佛说:“你还必须修炼五百年道行,才能见他一面。你不后悔么?”    女孩:“我不后悔!”    女孩变成了一块大石头,躺在荒郊野外,四百多年的风吹日晒,苦不堪言,但女孩都觉得没什么,难受的是这四百多年都没看到一个人,看不见一点点希望,这让她都快崩溃了。    最后一年,一个采石队来了,看中了她的巨大,把她凿成一块巨大的条石,运进了城里,他们正在建一座石桥,于是,女孩变成了石桥的护栏。    就在石桥建成的第一天,女孩就看见了,那个她等了五百年的男人!    他行色匆匆,像有什么急事,很快地从石桥的正中走过了,当然,他不会发觉有一块石头正目不转睛地望着他。    男人又一次消失了,佛祖再次出现。    佛说:“你满意了吗?”    女孩:“不!为什么?为什么我只是桥的护栏?如果我被铺在桥的正中,我就能碰到他了,我就能摸他一下!”    佛说:“你想摸他一下?那你还得修炼五百年!”    女孩:“我愿意!”    佛说:“你吃了这么多苦,不后悔?”    女孩:“不后悔!”    女孩变成了一棵大树,立在一条人来人往的官道上,这里每天都有很多人经过,女孩每天都在近处观望,但这更难受,因为无数次满怀希望的看见一个人走来,又无数次希望破灭。    不是有前五百年的修炼,相信女孩早就崩溃了!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女孩的心逐渐平静了,她知道,不到最后一天,他是不会出现的。    又是一个五百年啊!最后一天,女孩知道他会来了,但她的心中竟然不再激动。    来了!他来了!他还是穿着他最喜欢的白色长衫,脸还是那么俊美,女孩痴痴地望着他。    这一次,他没有急匆匆的走过,因为,天太热了。    他注意到路边有一棵大树,那浓密的树荫很诱人,休息一下吧,他这样想。    他走到大树脚下,靠着树根,微微的闭上了双眼,他睡着了。    女孩摸到他了!他就靠在她的身边!    但是,她无法告诉他,这千年的相思。她只有尽力把树荫遮挡起来,为他挡住毒辣的阳光。    千年的柔情啊!    男人只是小睡了一刻,因为他还有事要办,他站起身来,拍拍长衫上的灰尘,在动身的前一刻,他抬头看了看这棵大树,又微微地抚摸了一下树干,大概是为了感谢大树为他带来清凉吧。    然后,他头也不回地走了!就在他消失在她的视线的那一刻,佛祖又出现了。    佛说:“你是不是还想做他的妻子?那你还得修炼……”    女孩平静地打断了佛祖的话:“我是很想,但是不必了。”    佛说:“哦?”    女孩:“ 这样已经很好了,爱他,并不一定要做他的妻子。”    佛说:“哦!”    女孩:“他现在的妻子也像我这样受过苦吗?”    佛祖微微地点点头。    女孩微微一笑:“我也能做到的,但是不必了。”    就在这一刻,女孩发现佛祖微微地叹了一口气,或者是说,佛祖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女孩有几分诧异,“佛祖也有心事么?”    佛祖的脸上绽开了一个笑容:“ 因为这样很好,有个男孩可以少等一千年了,他为了能够看你一眼,已经修炼了两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