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门品常识网
普门品常识网
罗汉菜 隽永故事 禅是一枝花 小和尚的白粥馆 少林故事
主页/ 禅理故事/ 文章正文

前世对不起老婆,今世尝尝做女人的痛苦

导读:前世对不起老婆,今世尝尝做女人的痛苦 怀念我奶奶作者亲莲我奶奶已经去世十周年了,但我空闲的时候会想念她,并且想念她生前的几件灵异故事,时刻相信这世界上离地三尺有神灵,做人要对得起天地良心。我奶奶十...
前世对不起老婆,今世尝尝做女人的痛苦

怀念我奶奶

作者亲莲

我奶奶已经去世十周年了,但我空闲的时候会想念她,并且想念她生前的几件灵异故事,时刻相信这世界上离地三尺有神灵,做人要对得起天地良心。

我奶奶十七岁嫁给我爷爷,我爷爷天生腿脚有毛病,不会做事情,奶奶说红盖头一揭,虽然没能嫁得如意郎君,但木已成舟。二十六岁那年爷爷死于涝病,她的公公婆婆和小叔弟妹和他们分家了,她一人拉扯我爸爸和姑姑长大,一直没有改嫁,她的生活俭朴到令人惊讶的情景,当时女人不象我们现代女人在外打工谋生,她就是靠几亩薄田生活着,没有钱买油就吃无油菜,没有钱买盐就吃人家腌菜的菜汁作为调料,靠的是出卖体力活,维持一家人的生活,因此老年落下支气管严的病根,发起病来上气不接下气,我们在边上也着急,难过。

并且病一发她的脾气更加暴燥,我们经常被挨骂,有时向我妈妈诉苦,我妈说,要忍让,你奶奶可是年轻的时候吃尽了苦头。

奶奶一共生过三个小孩,长女是产中夭亡,那年我奶奶生了大姑妈以后,突然得了一场重病,卧床不起。在病中,她经常看见她边上睡着一个漂亮的女人,一张白色的没有血色的小圆脸,盯着她看。当时照顾病人的是我奶奶的奶奶,她是个慈祥的老人,很宠爱她的孙媳妇,奶奶看着边上的女人就问老奶奶:“我身边有个女人,她是谁?”老奶奶什么都没看见说:“那里有人,没有的,别胡说。”奶奶一直卧病不起,请了多少医生,用了多少药,都无济于事,每个郎中都叹息着对家属说,准备后事吧。但是老奶奶说,“我孙媳妇不能有事的,我一定要想办法治好她的病。”

最后她想到奶奶病中经常说胡话,她怀疑是中邪了,于是请来了神婆捉鬼。神婆在奶奶卧室里设了神坛,口中念念有词,拿了桃木宝剑在屋里乱挥了一阵,最后白眼一翻,吐沫一吐要了一吊钱,说:“没事了,女鬼已经请走,但是你们自己要给她超度。她是奶奶前生的冤家,也是奶奶那一世的结发妻子,今生是来讨债的。”

据说奶奶是前世一个有钱又有能力的商人,但是花天酒地,不管自己结发妻在家痛苦的生产,而且在外有了别的女人,结发妻在月子中忧郁而亡,因此冤有头债有主,今生来找她了麻烦了。因此今生我奶奶也要做女人,也要尝试做女人的痛苦。于是奶奶一家人又烧纸钱,又磕头,又陪罪,把鬼魂送走了,之后奶奶身体康复,但是,一头秀发全部脱落,她坚持连吃三年素斋,念佛为那女鬼超度,过了几年平安生下我爸爸个姑妈。

我奶奶一生命运坦坷,早年守寡,也许真的冥冥之中前生做的事情有关,前生伤害其他女人,拿感情不当一回事,今生沦为女人,尝受孤独的痛苦,也不会去更好的享受生活。她个性坚强,为孩子撑起了一片天地。她一直告诉我们,离地三尺有神灵,人要光明磊落,多做好事,不做亏心事,吃素,念佛,坦坦荡荡。在奶奶老年的一次重病中,和她临终前也发生了一些灵异的事情,不禁使我对鬼神的存在和虚无发生质疑。

我奶奶去世的第五个星期,那时我女儿只有四个月,我晚上还带女儿睡觉,白天工作,晚上做家务带孩子。我们老家有个风俗,亡故的亲人要去做五七的,那时家里请了八位老婆婆念佛,念好的佛念在这麦柴上,捆起来烧给亡人,说是烧给他在阴间当钱花的,还把那麦柴捆起来放在我老公的摩托车上,说是开车的时候要把灯打亮,否则黑夜被里路上的鬼抢走的。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很奇异的梦,梦见我在娘家的院子看见了我奶奶,她的打扮很奇怪,头上戴了白纱巾,而且我知道她已经死了,就问她:“奶奶你可好,你的病好了吗?”她说,“我的支气管已经没有了,一点感觉都没有,我现在在另外一个世界很好的。”我又问:“那你孤单吗?”她说:“我很开心,一点儿不孤单,而且又新来两位自己村的老婆婆,有伙伴了,你放心吧。”话音刚落,被我那四个月的女儿大哭吵醒了,原来是场梦。我和我老公起床往娘家赶,因为必须在天亮前赶到我妈妈家,祭祀我奶奶的。回到妈妈家,我把梦境告诉了我妈妈,我妈说真的村里刚新走了两位老婆婆——难道人死了真的会到另外一个世界的,那我奶奶去的那个地方还很是不错的,至少她的病好了!

亲莲书于上海嘉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