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知识

介绍大悲寺VCD光盘

发布日期:2019-11-15 10:15:49  编辑:   阅读次数:

普门品全文普门品普门品念诵

缘起

2002年阴历9月19,大连居士包车前往大悲寺。其中有贵阳的小李(现在的亲契比丘),他发心到大悲寺出家。在大悲寺的斋堂,我们有幸听了大悲寺僧众2002年秋季行脚体会报告。因为这个因缘,才促成今天大家看到的《解脱之路》影片。

动力的来源

亲航师父的《行脚日记》,引发我浓厚的兴趣。幻想着,僧众行脚如果能拍摄下来多好!幻想归幻想,谁来拍摄,摄像机等怎么解决?令我的妄想不敢继续,但这个念头十分的强烈,久久难以忘怀。

亲航师父的《行脚日记》,我通过大悲寺常住借了回来。陆续发表在《西园论坛》上。当时的我打字很慢,跟不上大家阅读速度和耐心,迟迟的交不上下文。后来委托大连李某(原论坛这个那个,其当时没有皈依,刚信佛),打字速度快了很多。亲航师父的《行脚日记》十分受欢迎,给大家新颖和震撼。后《西园论坛》私自引用到电子期刊上,私自篡改、删除了很多内容。引发我强烈不满意,以致和他们管理员大动干戈。这件事情,令我沮丧,再次激发拍摄僧人行脚的念头(当时想,文字你们可以改,等我录像了,看你们还怎么改)。

那个时候,还没有解脱之路论坛。我在别的论坛或聊天室介绍大悲寺,遭到封杀网名。当时的中华佛教在线论坛,只要看到关于介绍大悲寺僧团的内容,一律删除,不给任何介绍的机会。不明真相的人,以为我在天方夜谭。而我拿不出任何的证明。我还是变相的找任何能利用的机会,来介绍大悲寺僧团。这一切加重我要拍摄大悲寺僧众行脚的决心。2003年我随同大悲寺僧众行脚回来,写下了《随大悲寺僧人行脚体会见闻》,却被中华佛教在线选中,经过他们精心的整理后,没有经过我同意,发表在他们的电子期刊上。名字改为《随僧行脚体会见闻》,去掉了大悲寺三个字。内容也做了很大改动,我得知后,电话直接打到中华佛教在线,强烈表示抗议。他们还和我说着说那,很多理由。我告诉他们,不尊重我的意见,我马上在大连法院起诉。他们随即拿掉了已经发表的文章。

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不怕大家笑话,小的时候,我和大我好几年级的学生打架,他给我鼻子打出血。我连擦也不擦,任血继续流。必须要给他的鼻子也打出血为止。他比我高很多,想把他的鼻子打出血,很难。那个高年级同学哭着求饶,我也不干。直到把他的鼻子终于打出血为止,而我的前衣襟早已成了红色,血迹已经干了。从那以后,那个高年级同学只要看到我,撒腿就跑。

他们的做法,不仅屈服不了我,却激发我拼到底的决心和信心。我愿意以我的能力和信心,弘扬大悲寺僧团。让更多的人知道和亲近,让更多有缘份的人来这里出家。这个时期,我无数次来往大悲寺,逐渐、深刻的理解了戒律的现实意义和作用。也充分的体会到头陀僧的伟大。

至今,方明白,那些曾刁难,侮辱我的人和团体,都是在变相成就我。因为我有了这个愿望,大家以不同的角度和做法,来成就我的愿望加速实现。在感谢帮助、支持我的人同时,更应该感谢他们。如果没有他们的做法,我根本没有前进的动力。虽然也是动力,但不是要打人家鼻子出血的想法。

相识城士师兄

城士师兄(现在的亲古师父),我们在佛教聊天室认识的。他那个时候想出家,没有一个人赞同。当我们认识后,我十分赞叹他的想法,并推荐了大悲寺。城士师兄说,你是第一个同意、鼓励我出家的人。之后在2003年大年初三,城士师兄来到大连,转车去大悲寺。这是他此生第一次踏入寺院的门。

城士师兄,善根具足,当即发心要在大悲寺出家(大家可以看论坛中他出家过程)。他在山东某电视台工作,是记者和编辑。我欣喜若狂,当即和他说了拍摄大悲寺僧人行脚的想法,得到他大力支持,他发心全程拍摄。我的妄想似乎看到了希望。

转眼到了中秋节,大悲寺僧人每年一次的行脚即将开始。答应一起发心购买摄像机的人,有些没有了踪影。我十分着急,城士师兄帮我选好了摄像机SOYN150P,价钱在2万7千元。加上所有的配件等超出了3万元。时间很紧迫了,我干脆从家中拿出1万元交了订金。还有两天我就要去大悲寺时,交了剩下的部分,买到了摄像机。说句心里话,我当时并没有发那么大心,不想拿出那么多钱。家中很需要钱,两个孩子不到3岁。只有我同修有固定的工资收入,而我的收入状况十分不稳定。在大连两个孩子的托保费是2千元,吃用最少1千元。家庭的开支保姆等超出1千元,每月汽油钱在8百元以上,我还有应酬等。家里几乎没有存款,当时所用的购机钱,是我同修单位发的住房公积金。如果没有我同修的大力支持,成就不了今天《解脱之路》影片的完成。后来摄像机的钱由北京王国成师兄、城士师兄和我共同出资。

2003年9月12日,城士师兄和另外2位居士来到大连。城士师兄发心出家,遭到家里严重的反对,阻力重重。本来定好他亲自拍摄,也临时变动,跟随不了。他来之前我已经知道,但没有找到另外的拍摄人。只好匆忙赶到大悲寺,城士师兄待了两天,拍摄完下院的行脚,匆忙赶回山东。一切都交给我了,我只和城士师兄学了5分钟左右的拍摄。

城士师兄走的时候,我的车胎早上爆裂,我忙于在修理厂修补,没有送他去火车站。他一步一回头,和我说保重,再见。我们几乎都要落泪,等他不回头的时候,我知道他已经哭了。

拍摄过程

接下来我的日子是,车被撞,发烧、车坏。我被折磨的烦恼四起,几乎控制不住,想开车回大连,不遭这个罪了,爱谁谁吧!自己的愿望,几乎荡然无存。有一种折磨,几乎难以抵挡。

鬼使神差的我依旧留了下来,9月17日开始了随大悲寺僧人行脚。没有司机,一个人开车,一个人录像。本来常住给我找了个司机,我毛病太多,又抽烟,把他熏跑了。因为这个原因,在行脚途中还把人家揍了一顿。

越是在这种局面,我越自信。我不相信我拍不好,我要做既开车又拍摄的第一人。虽然自信,前两天在提心吊胆中拍摄。始终担心操作失误,没有拍摄上。两天后在一户人家中,把所有的带子回放后,才露出笑脸,拍摄成功。此后。拍摄时候,逐渐胆大创新。

在某次拍摄的时候,思维忽然停滞。看着摄像机发呆,此景、此机器怎么如此熟悉。当我找到答案的时候,人已经变得麻木。不到3年前,我在家中午睡后起来。笑嘻嘻的对于剑波(我的一个要好朋友,于2003年出家,他当时在我家中)说:“呵呵,我做梦,在梦中学录像,都学会了。原来录像十分简单……”他听后大笑不止,我也开心的笑了。谁能想到,约3年后,我使用上了摄像机。而且使用的摄像机,就是梦中所用的。

在后期制作中,很多人以为我是老摄影了。很多专业的镜头,没有经验和基础,是无法拍摄的。我告诉他们我是第一次使用摄像机,没有人相信。后来我也不做解释了。大家看到影片僧人行脚的镜头,都是我第一次拍摄的结果。

2004年夏季,我去了于剑波出家的寺院(他本来发心要在大悲寺出家)。他知道我拍摄了行脚过程后,第一句话就是谈起了我曾和他说学摄影的梦。之后深深叹气,表情严肃。

在拍摄的时候,不能使用手动调焦、快门。这不是拍戏,很多镜头都是瞬间发生,所以在整个拍摄中,都是自动拍摄。最难的是,起初难以掌握师父们什么时候休息,等师父们休息的时候,我要找停车的地方,还要看是否安全(车上东西很多)。等找好了之后,有的时候,师父们不见了踪影。我却提着摄像机东找西寻。

在进入市区的时候,人流和车流相当多。我都是一边开车,一边录像。右手持摄像机对准车窗外,寻找镜头。左手握方向盘和控制挡位,有的时候几乎撞倒行人。万幸的事情十有发生,好几次忙于拍摄,忘记了车在低速行驶中。等发觉停车的时候,车的前保险杠几乎撞上行人。就这样越拍摄越顺手,越能发现前面拍摄的不足。

在拍摄的过程中,对我最大的考验是睡眠问题。劳累了一天很疲劳,僧众大多下半夜3点多起来行脚。我必须强打精神,咬牙坚持。当车和师父平行的时候,我随即趴倒方向盘上睡一会。等师父走远了,我再开车追赶。有几次趴到方向盘上,呼呼睡了起来。严重的时候,实在坚持不下去,停好车翻过前排座,来到后面倒头就睡。等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只好开车追赶师父们。

行脚期间发生的事情

行脚不到10天,母亲打来电话,告之远在吉林市的姥爷,病危。虽然没有说让我回来,但是我知道母亲在暗示我,陪她一起回吉林。我的弟弟不在大连,按理我应该回去。我在电话里,忍住心痛,始终没有说我回大连,陪您回吉林。

我和妙祥和尚说了这个事情,两天后我以为母亲已经回吉林了,给家里去电话,没有想到是母亲接的。我才知道重病的姥爷已经忽然好了,和正常人一样。在这之前姥爷病危一次,我母亲曾回吉林一次。按照我的交代去吉林某寺院给姥爷做吉祥,有神通的僧人说,不要求寿命了,求往生吧,你父亲寿命只有几个月时间了。姥爷吃素有十多年,平时念佛。

当我知道这个消息后,十分的高兴。脸上的笑容还没有结束,电话再次响起。弟弟打来的,因为种种不慎原因(主要因为我不在大连造成),一笔68万元的巨款,别人转帐过来的钱,下落不明。我差点晕倒,有些埋怨我自己为什么要跟随这次行脚。人陷入了低谷之中,弟弟的支持,全家人的支持,他们虽然没有皈依三宝。我能生在这个家庭中,让我尽心的为佛教做些事情,我真的庆幸和自豪。

我坚持住,没有回去!情绪低落了很多,人似乎也在改变。来吧,该来的都来吧,看看我到底能不能承受住,是不是个男子汉!在默默发誓的时候,我是在咬牙坚持的,而不是见到了自性,或者是看透了,而理解的都是空,都是幻。若我再此谈论空和幻,皆是妄语。这一切都是在强忍中过来,境界的考验不是儿戏,不是语言的表达。

随同师父一同行脚的张瑞芳居士知道后,发起了神通。肯定的语气对我说:“小孙,你的钱能拿回来一半”。我差点没倒,乌鸦嘴巴。如果他是男人,我会暴打他一顿。事后的结果,不幸被她言中——至今!钱要回来一半。

影片的后期制作

这次行脚回来,我个人转变很大。对于某些东西,不再那么执着了。仿佛变了一个人 。对僧人行头陀认识了许多,这次行脚录了大约40盘带子,100多张相片。当我面对录像带的时候,不知道它如何转变成光盘,更不知道如何的去编辑他们。

我四处的跑,找人打听如何制作。不是要加价高,就是狮子大开口。完整的编辑出来,最高的人给我报价每秒1千元,按照这个价钱大约需要100多万。几乎没有一个人愿意帮我,所遇到的人,几乎都想从我这里赚些钱。无奈中我打算自己购买设备,雇人制作。

也就在这个时候,有人给我介绍了瓦房店一个学佛女孩子,她的母亲经常亲近大悲寺。她懂得影视后期制作,我多方联系,她答应帮忙制作。心才得以暂时的安慰,此时,行脚回来已经一个月了。

大悲寺僧人行脚报告将要开始,我开车去了瓦房店,接了她们母女一同去了大悲寺。次日后该女离开大悲寺,对大悲寺僧人修持方式产生看法。回来会,以忙的原因拒绝。令我再次陷入无依无靠的状态,为了得到她的耐心咨询,我只有给她钱。算是对她给予咨询的补偿。

在大悲寺僧众行脚报告期间,我姥爷病故。我无法离开,写下了我姥爷的名字,在寺院常住的同意下,放到了大殿的桌子上。妙祥和尚告诉我说,你就放到上面吧,僧众早晚课后给回向。大悲寺没有随便的佛事和感情上的超拔,我心里多么的希望,大悲寺僧众能单独给我姥爷,做一次超拔。

母亲从吉林回来后,某日晚接到大舅的电话,之后给了我。原来大舅他们不放心姥爷的超拔事情,私自又联系他们认可的僧人为我姥爷单独超拔。在超拔后,负责的僧人打电话,让我大舅必须赶到寺院去,有重要的事情。大舅在*系统工作,还谈不上信佛。大舅来到寺院后,老僧人十分认真地问我大舅:“你父亲在那个寺院做了超拔,是佛菩萨给超拔的,已经超拔走了,连通你的两位母亲。让你来就是想知道,你们在那个寺院给超拔的?千里之外,有个高个子年轻人,是你家什么人?他给联系的……”就这样,我大舅在寺院拨通了我家的电话,并在电话中告诉我,他彻底服气了,日后也要学佛。

我感觉内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觉得很正常。并非说大悲寺有佛菩萨在,而是在大悲寺处处充满着佛的戒律,而戒律既是佛的清净法身。通过这件事情,报答佛恩的心,更加坚固。我能把手中的素材,制作好影片,让更多重新认识到戒律和僧宝的真实意义,就是最大的报佛恩。

回来好久,始终没有任何进展。我觉得是我个人福德不够,业障深重。产生念头燃臂香,以此发愿。在自己家的佛堂里开始了燃香,本打算燃六个。岳母病重入院要手术,我和岳母关系向来不好,对老人也没有更好的尊重。发心代替岳母受病苦,再燃香三个。燃香之后,事情出奇的顺利,走到哪里都有人帮忙?所需设备也购买完毕,大约花费2万元,后又陆续的增添。岳母的手术相当成功,很快出院。从此后,岳母改变往日对我的冷落,关系缓和。是一种相互发自内心的缓和。燃香固然有它的意义所在,没有事情,或者为了某种名声,不是发自内心,是没有意义的。

论坛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建立完毕。没有办公室只好搬到母亲家里,雇佣了一个大学生。开始了采集、制作等。在工作中我是在不断的摸索,反复推翻前面的制作。过了2、3个月后,要求越来越高。

在居士的介绍下,我认识了沈阳某师兄。是影视前后期的行家,我们在大连见面后,他表示接受帮忙。我才把原来的工作人员辞掉,而这一等,就到了2004年3月份。沈阳的师兄因故,不能来连。一切又从新开始。

论坛的缘分

某种原因,不能说出来他是谁。解脱之路论坛上的一个师兄,帮我联系了一个做影视的人。我和他见面,想让他介绍个高手给我,他真介绍了一个人。说得我也动心,可是他不给我对方的电。我只知道他是本溪人,姓张,在大连电视台工作。我只好抱着遗憾走了。过了很多天,这个师兄再次问我怎么样,我如实告知。他随后再次给我介绍了一个人,而这个人正是我想要的人。大连数字电视台,张文东先生。当我们面对面时候,我知道如果有缘份,早晚都会见面。从此后,张文东做了技术指导。并帮我重新找了工作人员。

正是这个人,起到了重要的因素。

工作室的初期形成

因故,母亲开始重新搬家,我开始租用了这个房子。重新上了设备,当时设备投入约10万元。有四个工作人员,我始终想培训些信佛的年轻人。事以愿违,很多学佛人大多停留在口头上,真正要他们发心去做点什么,强烈的自私心,随即而来。

在这期间,完成了亲航师父的《赴河北柏林寺受戒感记》报告VCD和亲融师父2003年行脚报告《兴道相师》的画中画VCD的制作。和简单的三种大悲寺介绍。

很多大居士等来我这里,帮忙校对,忙碌到很晚,即使这样还有错字发生。很多时候,我也很无奈。在这里工作的3个女孩子都在大悲寺皈依。若论责任感,她们无法谈上。打字校对的时候,错字连天。引得我经常和她们发脾气,打出来的字,我差点没有气倒。日中一食,书录成“不日中一食”,金钱戒律书录成“不持金钱戒律”。虽然,她们的能力有限,在当时的条件下,也做出了一定的贡献和努力。

我几乎都是每天下半夜2、3点钟睡觉,早8点左右起来。忙碌的时候脸都顾不上洗,有时候整夜不睡,次日困了在椅子上睡个10多分钟。如果我不在办公室里,效率级差。即使我在椅子上睡觉,也比不在办公室里好。

在制作亲航师父的《赴河北柏林寺受戒感记》报告VCD和亲融师父2003年行脚报告《兴道相师》后期校对的时候,电脑承受不了这么大的负荷,在1分钟内能推出premiere软件10多次。几乎无法做到校对,这一切来源我们的工作经验不足,应该校对好再做字幕,接近10万字的字幕,在premiere软件中,要求对声音和字幕同步。难度很大,况且中国佛教史上,我们是第一次做僧人行脚体会,完全是真实的记载。无形中的阻力也很大。我时常发脾气,有的时候难以控制住,就差骂人、打人了。让他们做校对,一遍之后,再次校对,问有没有错误了,告诉我没有了。实际上错字连天,不堪形容。配置很高的电脑又不争气,我简直要发疯了。我很相信人,相信她们的工作态度,没有想到这里有糊弄的程度。

我无奈地和她们说,我没有德行感化你们,你们怎么不看看你们的皈依师父(妙祥和尚),你们这么做,能对得起你们的师父吗?宣化上人的侄孙女也在我这里工作,从不懂电脑到能简单的独立工作,工作起来极其地马虎,心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去。我气得很无奈,对她说:“你这样做,对不起你的爷爷宣化上人……”,对待她们我打不得,骂不得。曾严厉地呵斥过她们,体罚过上人侄孙女站着。如果你们有缘份看到了这个时候,希你们理解!

瞳孔放大至绿豆大小

在需要安慰和理解的时候,妙祥和尚就会来电话。每一次在电话中,我都获益匪浅。当我心烦意乱的时候,师父来电话和我聊天,告诉我如果发了脾气,起心动念,业障马上现前。告诉我心平对待处理,不要发脾气等。妙祥和尚每次对我的安慰,作用相当重要。在我迷茫中,起到了指路的作用。

在接近尾声的时候,我的眼睛有些发炎,买的眼药水被她们用完了,也不吱声。还有眼药水在她们睡觉的房间里,已经半夜1点多,我不能进去拿。天天都在电脑上,眼睛有炎症也是正常的事情。在论坛游览,就算是在偷闲休息。说句心里话,论坛牵涉我的精力很大。不论怎么忙碌,每天我必定要上来看看,特殊情况除外。

开车回家后,怎么找也找不到眼药水。平时放眼药水的地方,也不见了踪影。已经下半夜2点多,孩子和同修都睡觉了。眼睛难受得要命,我担心影响到校对上。终于在柜子里找到了一个眼药膏,后面是什么字我没有注意,看到眼药两个字,就直接用了。躺在沙发上就睡着了。次日醒来,看什么东西都是双影,模糊不清。我没有在意,以为昨晚的药膏上多了,就用手扶着楼梯来到楼上的卫生间,用水洗过后,丝毫没有效果。我开始觉得问题严重,以为我的眼睛出现了问题。我有些悲哀,真正发心想为佛法做些事情的时候,却失去了条件。想到以前浪费许多时间,惋惜得要落泪。算了,还是不分别吧!

现在的视力,几乎成了瞎子。下了楼,眼睛不敢睁开,受到阳光强烈的刺激。许久,慢慢的睁开眼睛,远处的白云、大海清晰可见。而近处的东西,模糊不清!给会开车的朋友去电话,他们离得远,我只好自己慢慢地开车,去了三院。在眼科知道了真相,我上错了眼药膏,把自己眼睛瞳孔放大造成的。瞳孔已经放大到了绿豆大小。医生告诉我慢慢恢复吧,需要15天左右。整个眼科里的人,哈哈大笑。我十分沮丧,这关键的时候,正是需要眼睛的时候,我却自己给自己上眼药。大夫看到我的样子后,安慰我说道:“你还算不错的,有人把脚气水当眼药水用了……”

离开医院,来到办公室,可能是我的遭遇大家比较重视,校对的时候明显认真。而我什么也做不了,近处的东西越来越看不清,瞳孔还是在放大中。电脑看不了,文稿也看不了,就是电话上的数字也根本无法辨认,是谁来的电话,都不知道。实在逼得没有办法,我去买了一个大号的放大镜,随身携带。电话响起的时候,左手拿着电话,右手拿着放大镜,眼睛要离得很近,才能看清楚电话号码。比考古专家的姿势,还要地道许多。大家看到我这样的动作,几乎笑破了肚子。

插叙

不知道什么原因,大悲寺僧人行脚的片子,始终做不出来。根据需要作了几个大悲寺的介绍片。有几次连夜地做,张文东先生和我带病做了一宿。从选素材到制作、压缩等,次日早完成。张文东去了医院打吊瓶,我勿忙坐火车赶到海城大悲寺。刚好发生人民日报社的事情,我打算带着刚做好的片子去北京。

我在大连的时候,严重感冒打了三个吊瓶。本该好了,连夜做了一宿的片子。坐火车,正是旅游旺季,都是人,只好站了约4个小时。来到海城人几乎要虚脱,感冒的炎症已经发展到鼻窦处,头疼得厉害。晚上时候,病得很严重了。寺院本可以打吊瓶,我不敢用,我没有资格来受用。居士带我去海城几个大医院都不给我打我要的药物,含青霉素成分。只好去了郊区的医院,打上吊瓶,我就睡了。已经两天一宿没有睡觉,开了很多吊瓶,看来要打一宿。当我无意识地睁开眼后,挂着的吊瓶变成了红色的液体,我才知道。由于工作人员没有看护好,吊瓶已经打完,她们没有发现,体内的血开始倒流瓶中。大约不到100克,等护士来的时候,吓得忘记了说抱歉。可能是另有原因吧,等再次为我打吊瓶的时候,手背挨了很多针,也无法进入。我当时真的没有分别,只有忍受,再忍受。

回到寺院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我来到床上睡觉,当睁开眼睛的时候,妙祥和尚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等我醒来。正用和蔼的目光看着我。我霎那间起来,几乎落泪。师父六点就过来看过我一次,现在已经等我了一些时间。过斋时,我吃得很少很少。那个时候,城士,HUALIYU 等还在斋堂工作,没有剃头。每次他们行堂走到我的身边,都停留一会,手中的勺子盛着菜或夹着馒头,要给我。我吃不下,只要了很少很少。他们每次都这样地在我前方停留,直到我摇头为止,才不情愿的离开。不知道什么时候HUALIYU行馒头时,站到了我的前面,夹着一个馒头示意我接收。等了我很久,我也不要,他遗憾的走了。此刻,我被一种感动溶化,脸上的汗水和泪水,已经分不出来。

过斋后,城士陪着我,我的脚步每落地的霎那,头都剧烈地疼。来到居士接待处,妙祥和尚在给居士开示,我费力地低下头,给师父顶礼,头疼得无法形容,嗡嗡作响。我险些摔倒,在城士的搀扶下,终于给师父顶礼。之后,我来到鞍山,等待去北京的火车。在鞍山市医院,我告诉医生给我最好的药。打完吊瓶,匆忙地赶到鞍山火车站。前往北京的火车,连座位都没有,就是找列车长也无法解决。鞍山的朋友终于在餐车给我安排了一个位置,我坐到了北京。

来到李师兄的办公楼,他把钥匙放到了我们约好的地方。不到六点,电梯没有开。我只好等待,我实在无法上到10楼。北京的桑拿天气,让我虚脱了很多。来到附近的小吃处,我强行自己吃了一碗豆腐脑,三个小花卷。傍边是潮阳区老年服务医院,我来到医院,还没有上班。只好在走廊的凳子上坐着等,不久就睡着了。随身的背包中有要买设备的2万多元钱,也不管了。像一个民工或者盲流之类的,躺在椅子上睡着了。我当时的念头是,宁愿把钱丢了,也要睡一觉。在火车上,几乎一夜没有合眼。等醒来的时候,已经九点多。急忙看看携带的东西,什么也没有丢。不过这一觉,我的人精神了很多。

挂号,等待。轮到我看病,那个医生走了,只好来到别的房间,轮到我,问清楚后,不给我开药,要我去别的医院。我来到街上,很无助。几乎盲目的走,一个出租车停到我身边。司机师父慈眉面善,我不知道为什么,就开门就上去了。司机相当热心,把我送到了北京军区医院。终于得到很全面的治疗,而且治疗的费用很低,每天早晚两个吊瓶等。

等打完吊瓶,我不知道身处何地,就是连李师兄的办公室也找不到,具体的门牌号根本没有记。我要去中国佛教协会等,也不知道怎么走。北京好几个师兄的电话,我都忘记带了。在北京的日子里,早晚都是吊瓶,暴雨和桑拿天气也统统领教了。

念上人名号的奇迹

李师兄回到北京,我的材料也写完。该去人民日报社了,本想找熟人,却放弃了。李师兄开着他的大吉普车,在人民日报社门口,我说直接开进去。门卫的武警,呆呆的发愣,看着我们的车,在他眼皮底下走过去。我第一次来人民日报社,没有想到这么大。很多楼我们应该去哪一个?

当车停下来的时候,傍边的楼就是我们要去的。我早有准备,换了很讲究的衣服等。没有和李师兄共过事,但我们的配合十分默契。我们相互看一眼,就知道彼此要做什么。我在前面,他在后面。直接进入办公大门,没有想到里面还有武警把门。我们来不及交换意见,也不能改变神态,丝毫的变化,武警会直接盘问。

我目不斜视地向门里走去,“同志……同志”,武警在招呼我,我装作没有听见,继续进入。那个武警把我拦住,我随即回头,严肃地对他说:“什么事情”,他一个立正、敬礼说:“您的工作证或进入的证明”。李师兄却借机溜进去了。我告诉他,来办理事情,他说需要证明。我丝毫没有犹豫,告诉他里面有人接我,可以吗?那个武警微笑的说可以。

我站在门口,脑海直接涌现宣化上人的容貌。我在心里默念上人名字,希望我们顺利进入,完成心愿。我随即拿出电话,装作给里面的人打电话。电话的内容都是:南无宣化上人。刚把电话放下,李师兄挺着大肚子,像一个领导走出来,对我挥手说:“师兄、师兄……”。我示意那个武警,那个武警做了个放行的手势,我顺利进入。用眼睛示意李师兄,不要叫“师兄”,他才知道叫走嘴了。就这样,我们顺利地进入完成了事情。至今,接待我们的报社人员,也不知道我们是通过什么方式进来的。

临时做的大悲寺介绍片子,虽然只有10多分钟。没有想到能带来极大大作用,因为是影像,更加富有说服力。我才认识到影片的重要性和它的意义所在,因此,在琢磨如何能更好的做一个介绍大悲寺的影片,让更多的人了解。

初次制作的大悲寺介绍片子

是为了给有关人员和人民日报社,临时一个晚上的制作,约10分钟。之后,又陆续做了几个都不十分理想。在这个时候,认识了现在在大悲寺出家的李师兄(果然)等,他拿着片子,几乎走遍了他认识的人。给这个看,给那个看。我不得不重新思考应该怎样做这个片子,把所有拍摄大悲寺的资料重新找来看看,把所有的素材定位。和很多人商议,都没有什么新的创意。

一个偶然,纯粹的偶然。我在母亲家里吃饭,看到电视的分镜头,可以切割,处理的很好,表达的意义也清晰。我忽然开朗,为什么不这样做?当时的构思是,以寺院僧人一天的修行生活为基础,加行脚的场面,这不就充分地把大悲寺僧团的行持表达出来了吗?这个构思得到很多人的赞叹,我们也开始找切入点。素材收集后,有4、5个小时,按照一般规则,影片在45分钟为好。也就是说要剪掉10倍的内容。我那个时候,没有学过premiere软件基础上,开始坐到工作的电脑前,学会了基础的剪编等。

很多镜头实在难以剪掉,很多镜头都舍不得剪。这个事情慢慢地放到一边了。工作的人开始有些变化,变相要我给涨工资。除了小于1000以上的工资(包括吃住),另外一个在大连600的工资(在我这里学习的影视软件等),一个是上人的侄孙女(包吃住等有工资)。加上她们不断违反工作室的规定,上人的侄孙女给了些钱和火车票回东北了。小于也给解聘了。我这里没有任何的收入可谈,做的都是佛教内容。她们的工资我从来不拖欠,有些时候的工资,都是同修刚发的工资,随后就打入到她们的帐号上。有几次连交电话费的钱都没有,我有些伤心。虽然都学佛,你们还小,应该有一定的工资。但是,我希望大家一起同舟共济,克服暂时的困难。

有次,逢她们开资,我曾四处借钱。房子的水、电、租金都是家人为我交,年租金也是他们承担的。记得有一次,我应该给她们工资了。到提款机取款,却无法取出,提示我超出了余额。我帐上有多少钱,我从来不知道,也不去理会。当察看钱数时,才知道只有几百块了。我头脑几乎一片空白,应该还有些钱,怎剩这点了。经过察看才知道,钱都是我取出的,没有任何问题。晚上在父母家门口,转了好久,也不好意思进去。我想和他们借钱,给她们发工资。

此时,我得到一个人的极大帮助。他工资的几千块,定期地给我汇2至3千。当我拿到钱的时候,忘记了脸红和耻辱,那个时候我太需要钱了。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得到他的认同和无私帮助,雪中送炭已表达不出来,此人的出现相当重要,助我渡过了难关。

险些关门的打击和遭遇

\

在2004年大悲寺僧人行脚报告时期,我几乎遭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工作室所有工作陷入瘫痪。摄像机坏掉,维修需要5800元,中途被迫停止了拍摄。大连某密宗的学佛人,主动发心来到我这里工作,我十分高兴,本想大干一场。他犯下了不可说的错误,对我来说是致命的,为此解聘所有人。昔日热闹的办公室,只剩下我一个人。所有的工作陷入了停顿状态,也陷入了低谷中。也有关门的打算,当动了关门的念头后,我实在是不甘心。

还要面对大连在我这里工作的女孩的姨和她家人,及她本人对我的指责,诽谤。说我这里是邪教,非法集资,资金来源不清。说我故意刁难,不公平,为什么给别人1000的工资,给她600等。她的姨自称是受过菩萨戒,指着我得鼻子高声地怒吼。那一刻,我始终在忍受,我想看看我的忍耐力有多大。忍耐是一种痛,对我来说,是一种煎熬。我当时并非为了忍辱而忍受,而是为了大局而忍耐。

她和那个密宗学人的事,我幸好留下白纸黑字和所有谈话录音。否则,哪一天说我云云,我跳到黄河都说不清。从那一刻,我真正体验到某些女人翻脸的可怕。学佛人中,也充满垃圾。

至今,还有人说我这里,变成赚钱的地方。也许是那个走的密宗学人,找了离开的借口。我曾说过,这里将来50%的精力要赚钱,要开展别的业务,以此来自力更生,否则这样下去,早晚有一天会关门的。幸好我有录音,虽然录的不光明些(偷偷录的),但足以证明我的清白。在这里警告大连那些密宗学人,如果再对我和工作室说三道四,我不高兴的时候,会公开手中的录音和文字资料。

没有想到的是,各种打击和压力接连而来。对我的指责诽谤都出来了,说我建立论坛能赚钱,靠广告收入等等。别人对我说什么,我不会顾及。如果一个战壕的战友,在我全神贯注工作,没有任何防备的时候,突然指向了我。我不发懵才怪。

妙祥和尚来了电话,问我建立的论坛,是不是能盈利。我好久不知道该怎么来回答,妙祥和尚又问:有没有广告,是不是去的人越多越赚钱?不是,一分钱赚不了,还要搭钱和精力。我终于回答了,才知道他们到师父那里,认真严肃地反应了很多次。

电话之后,我心灰意冷。在同一个时期内,接连不断的事情发生,我想放弃要做的工作,包括关闭“解脱之路”论坛。或者谁愿意接手,工作室全部家当和论坛,无偿提供出来。心情坏到了极点,想出去走动,换个环境清静几天。当时,停止了一切的工作。很多素材放到了那个电脑里,那个盘上都很陌生。连打印机、扫描仪都不会操作的我,还能做些什么?

2005年正月后,得到很大的改善。在用人上,我吃够了亏。总是幻想用学佛的人,既能让他们学到东西,又能让他们有些收入。也是我德行差的缘故吧,始终没有培养出来。年后,我借了20万,没有利息和归还时间。还了以前的一些欠款,又装了一台3万多的非编工作站等,重新投入工作。

闹人的工作站

本来计划上苹果G5影视非编系统,全部配置下来要6万元。一个16:9的显示器就9900元,价格昂贵,日后配件昂贵。所雇用的人,工资也多。终于放弃了,在苹果和PC机器中,最终选择了PC。春节后,终于装上了,不到3万元,几乎是顶级的配置。

在使用中,什么毛病都出现过,插U盘死机,刻录DVD死机,重起不了……换了主板等还是一样。因为是工作站的配置,很多件都需要预定。就这样2个月时间过去了,重新更换泰安最新的主板,AMD最新产品的双CPO,终于如愿以偿。当时泰安最新的2895主板,就是1万元。AMD最新产品的双CPO差不多要6千元,双通道显卡约4千,双显示器接近8千,SCSI等硬盘5千多,4条ECC512内存接近4千,外置风扇、机箱等1千多。

《解脱之路》的片子就是在这台机器上完成。

关于影片的构思

在制作时候,并没有想得太多。后来发现了一个问题,观众看后,会不会产生疑问,这个片子是谁拍摄的?是不是大悲寺僧众自己拍摄或者请人拍摄完成的,如果是自己或者请人拍摄,这不是在自赞?可能因此成为某些人,攻击诋毁大悲寺的把柄。如果这个问题出现后,再做解释,虽然是亡羊补牢,但留下了遗憾。如何能避免,我们都陷入了困境。

可以解说或者字幕说明,但效果不会很好。此时,大连数字电视台张文东先生,也陷入了困境。还要考虑影片的观赏性,还要顾及真实性。某次我们坐下喝茶,他打开了思路,就是大家看到的片头构思。

片头构思的含义是,表达是在家人真实的拍摄,一切设备等都是在家人的。影片所有内容,都是2年中的累积。2年中,我拍摄大悲寺的素材达到100多盘DV带子。行脚途中的JEEP车,也是我个人的。总之,这一切和大悲寺僧团没有任何关系。

\

所以影片的片头,出现使用过的DV带子,录像机、照相机,车辆和我的脚步,背影、车牌号码,开车等镜头。出现“带着心里的疑惑”黑屏文字,等僧众行脚画面出现后,加上字幕“拍摄下这些珍贵的镜头”。

片头,僧众行脚的镜头,特殊处理,背景的画面为彩色,行脚中的僧人为黑白。约1分钟时间。影视中每秒为25帧,需要一帧一帧精心地制作。也就是说60秒乘于25 =1500帧,张文东利用业余时间,做了很久。为什么要这样创意和构思?世界是五彩缤纷的,僧人在这个世界行脚,收摄六根,没有污染。以鲜明的色差,来强烈地衬托出,僧人行脚的庄严和佛法的清净。

本来不打算给影片配音,也没有那么多钱付给人家。面对影片的转场,如果没有解说,某些观众很难理会。很多人建议由我来进行解说,我是一个地道的外行,平时怎么说话都可以,当面对录音的时候,才知道解说也是一门相当深的学问。

在后期的某天晚上,从半夜11点开始,我连续录音6次,到次日早6点结束。就这样完成了,字幕也是我个人写的,能力和水平有限,影响了整体性,而留下遗憾。

希望在日后的片子中,有更多的人加入进来,共同更好地完成,表达我们对佛法僧至诚的热爱和赞叹。

感谢

影片的完成,是大家共同的心愿,共同的努力结果。我是其中的一个分子,起到了个人的某些作用。感谢支持我,关心我和拥护论坛的所有师兄、朋友。感谢大家对我的信任和希望。更加感谢大悲寺僧团严格持戒律的行仪,没有他们默默中的行持,没有办法感动我这样固执和傲慢的人。而归根结底,是三宝的力量,佛的戒律,天下所有僧人的心愿,感动着我。因为佛的伟大,佛法的不可思议,才有这生生世世,尽行寿延续佛慧命的僧宝。僧宝的伟大,在于他们能延续和发扬诸佛的慧命所在——戒律!

VCD版下载地址:

http://jzzx.idcqf.com/viewthread.php?tid=9367&page=1&extra=page%3D1#pid289042

本文链接:介绍大悲寺VCD光盘

上一篇:修禅的益处

下一篇:修準提法免車禍難

相关信息

    推荐文章

1(图文)浅说~“阴德纹”2019-10-12
273 为什么我会无意中知道有2019-10-12
3《楞伽经》2019-10-20
42008佛教外语交流会札记三则2019-10-13
554 是什么业力让我父亲患上2019-10-12
6人生的意义与价值到底在哪2019-11-12
717.免除死刑的契机2019-10-12
81+1=4?2019-10-12

    点击阅读

念普门品正确念法2019-02-02
普门品正确念法2019-05-09
每天念普门品的好处多吗2019-05-07
念普门品对孩子的好处多吗2019-05-07
普门品讲解白话文2019-02-19
观世音普门品全文讲解2019-02-19
每天念普门品的好处是什么2019-06-17
在家念普门品如何回向2019-02-25

    最新文章

天目山感应
佛菩萨显灵感应故事
怎样才能和菩萨感应
佛号念多久自身有感应
观世音菩萨普门品拼音版
普门品什么时候念好
观世音普门品全文唱诵
观世音菩萨普门品解释全文